无需猎奇情节,这部电影就扒光了韩国人的美国梦

原题目:无需猎奇情节,这部影戏就扒光了韩国人的美国梦

不知道人人注意到没有,今年的金球奖由于疫情格外冷清。

对比去年【寄生虫】斩获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时的情景,让人恍如隔世一样平常。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金球最佳外语片,得奖的也是一部韩语影戏。

虽然在海内很小众,但它很有希望打击奥斯卡的演出奖项——【米纳里】。

影片的刊行方A24影戏公司,是好莱坞近些年的黑马,多次依附“非主流”的作品,在主流奖项和影戏节中获得佳绩。

好比,我给人人聊过的【月光男孩】、【龙虾】、【伯德小姐】、【八年级】……都是A24的乐成案例。

若是你看过这些影戏,应该会对A24作品有一个整体印象——相当一部分故事都从真实生涯入手,关注某个特定人群。

今天聊的【米纳里】也不破例,故事源自韩裔美籍导演李·以萨克·郑的童年履历,讲述上世纪80年代,一个韩裔移民家庭的美国生涯。

片中饰演男主的,就是依附【行尸走肉】在好莱坞站稳脚跟的史蒂文·元,与他搭戏的是多次提名青龙、大钟奖的韩艺璃,两人在片中饰演一对在美国打拼的年轻夫妻。

另一位重量级配角,是被誉为“国民奶奶”之一的老戏骨尹汝贞。

依附片中姥姥这个角色,她已经收获了不少国际赞誉和奖励。

影片开场,男主带着妻子和后代,从加州搬到了阿肯色州。

用之前的所有蓄积,他买下50亩土地,准备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农场,专门莳植韩餐常用的蔬菜,迎合随着韩国移民潮而来的食物需求。

从搬来的第一天起,男主就一边打工,一边为农场忙前跑后。

每一笔开销都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宁愿自己艰苦挖井找水,也不花钱雇佣当地的挖井人,将自给自足进行到底。

他对这次的投资信心满满,即便新家的条件简陋,不时停水断电,他也坚信不出三年,妻子和他都再也不用辛勤打工了。

可他的妻子却对新生涯无比担忧。

她看不到丈夫说的“未来”,只以为当下的投资挖空了全家的蓄积,没有多久他们又会像已往一样四处欠债。

儿子大卫患有心脏病,也让她对这个医疗条件微弱的新家嫌弃不已。

由于每次委婉地表达担忧都被男主一笑而过,夫妻俩的矛盾逐渐伸张开来。

在一个龙卷风之夜,两人发生了猛烈争吵,家庭内部的旧账一并被翻出……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打骂事后,男主决议让岳母从韩国搬来一同生涯,多一个成年人照顾体弱多病的儿子,妻子也就少了几分管忧。

不外,对于从未去过韩国的大卫来说,满身散发着“韩国味儿”的姥姥,成了他生涯里的新挑战——

她不会做饭、烤饼干,打牌时经常飙脏话,公开场合还高声用韩语嫌弃白人过于肥胖。

去教堂加入流动时,姥姥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把妈妈捐的钱再拿回来。

最让大卫不能接受的是,姥姥还带来了让他无法下咽的中药……

在大卫眼里,姥姥不是“真正的姥姥”,不够慈祥、温顺。

但实际上,姥姥带来了最“韩国”的味道——水芹菜,也就是本片的音译名称“米纳里”。

这是韩餐常用的蔬菜之一,莳植方式简朴,生命力顽强,服法花样百出。

不管贫穷富有,人人都能享受它带来的鲜味与营养。

姥姥给大卫碎碎念着水芹菜的特点,无形中道出了这个来到美国打拼的韩国家庭,身上最名贵的特质——看似平平无奇,却有最顽强的生命力。

这也正是【米纳里】最感动人心的地方,在韩裔移民家庭的清淡生涯里,到处藏着耐人寻味的隐喻。

自从搬到这个偏僻的新家,男主的妻子一直眷念都市的生涯模式,她盼望加入当地的教会,融入当地人的生涯。

可真等全家人郑重其事地来到了教堂,却发现自己照样被当成“外人”区别对待。

主妇们三句话不离长相谈论,念叨妻子长得“可爱”,白人小孩盯着大卫的脸庞陷入疑惑。

即便信仰相同,肤色也依旧让他们显得格格不入。

“为什么你的脸这么平?”

这次流动之后,妻子打消了去教会的念头,周日也照旧打工赚钱。

而在家庭内部,因移民身份而起的文化冲突,更是贯串生涯的各个方面。

姥姥“口口相传”的喂食方式,让生于美国的大卫无比嫌弃。

她执着教授着“韩式文化”,而孙辈们却早已满嘴流利英文。

由于患有心脏病,年幼的大卫被迫遵照医嘱,制止想要奔跑的感动。

但在姥姥看来,“受伤才是生长的一部分”,于是带着大卫一起莳植水芹菜,帮家庭分管辛勤。

明显是同根同源的一家人,却各自坚持着两种差别的文化与传统……

片中最饶有深意的角色,是辅助男主摒挡农场的美国人保罗。

他主动向男主一家示好,给男主的农场提供种种建议,为的是洗清自己在朝鲜战争中造成的罪孽。

保罗认定男主一家搬到此地,是天主给自己的一次赎罪机遇。

但在当地人眼里,周日背着十字架徒步赎罪的保罗是个十足的疯子,孩子们见到他都市做鬼脸冷笑。

这让年幼的大卫疑心不已,由于在他看来,保罗待人真诚、热心,基本不像是疯子。

加倍取笑的是,当男主满怀期待地迎接第一笔订单,准备向韩国超市发货时,却突然遭遇撤单,被自己的韩国同胞狠狠坑了一把。

男主气得对保罗说:“你永远不能信赖那些住在大都市的韩国人!”

大卫的疑心与男主的气忿,道出了这个韩裔家庭在实现“美国梦”的道路上,遭遇的最不易察觉的逆境——什么才是异己?怎样才叫融合?尺度似乎永远无法准确掌握。

这种逆境造成的无形压力,逐渐让男主的家庭支离破碎。

妻子以儿子的身体为重,准备带着孩子们返回加州。她不希望看到男主由于毫无转机的农场而停业。

但男主却坚持“有头有尾”,就算硬着头皮勒紧裤腰带,也要让孩子们见证自己乐成一回。

然而,当他真的等来期待已久的订单、儿子的病情也有了神奇般的好转时,与妻子的情绪也走到了终点。

夫妻俩脱离韩国前郑重许诺的“拯救相互”,在现实眼前变得不堪一击。

故事到这里,似乎朝着悲剧的了局生长。

但在末端,导演设置了一个戏剧化的转折——独自在家的姥姥在焚烧垃圾时,不小心引燃干草,火势迅速伸张到堆栈,烧毁了农场的所有库存。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全家人溘然获得了愈合伤口的能力——妻子和孩子们留了下来,男主则带着大卫,最先打理姥姥种下的那片野蛮生长的水芹菜。

在未知的未来,这个家庭或许也会像“米纳里”一样,在这里牢牢扎根……

整体来说,【米纳里】实在比去年获得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的【寄生虫】,更具有亚洲特色。

影片最引人入胜的地方,是它的故事源自导演的自身履历,而且细腻捕捉到了亚裔移民家庭与西方文化之间的冲突泉源。

片中没有任何迎合他人的猎奇视角,身处东方语境中的我们,也更容易体会到那种细腻情绪与家庭羁绊。

不外整部影片看下来,照样会让人在惊喜之余有点小沮丧——即便不争奖项,这样回归真情实感、毫无过分添加的平凡人的故事,我们什么时候才气再拍出来呢?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