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打电话”玩转悬疑,话剧【罪人】揭秘人性

若是你是一名警员,通过自己敏锐的判断力,你洞察到一场“犯罪”正在发生。可是,手边只有一部能联络上司、同伴和报案人的电话。你会若何化抒难机?

图为丹麦影戏【罪人】

这是丹麦影戏【罪人】中的情节,男主角阿斯特正在接受考察,他被放置在紧要呼叫中央事情,故事围绕着阿斯特在这一晚接到的一个个电话睁开,真相逐渐浮出水面,真实的人性也通过阿斯特的心理流动出现在观众眼前。

由上海贯一文化流传有限公司制作/出品,青年导演鲁伊莎执导的舞台剧【罪人】很好地还原了影戏中的“密室感”。

图为话剧版【罪人】

自去年年底首演后,话剧【罪人】现在正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央举行二轮热演。国家一级演员许圣楠领衔主演,徐阳、何铭海、夏传宇、穆雪婷、孙阔团结主演,为观众带来了一场主要刺激的“追凶之旅”。

将已有的影戏作品“舞台化”绝非易事。开演前,许多观众郁闷故事的主旨难以通过舞台转达,但在演出谢幕后,主创团队照样收获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

不局限于影戏模式,不生搬硬凑

在演出前,导演鲁伊莎和主演许圣楠接受了【新闻晨报】的采访。他们称,话剧【罪人】的再次回归,填补了首演中的一些不足,在舞美和舞台调剂上都有不少改善,内容也会更厚实。导演鲁伊莎没有局限于影戏版的独角戏模式,为了更好地诠释剧情,她将影戏中仅存在于电话和想象中的主要情节在舞台上举行碎片化展示,她说:

“舞台剧没有摄影艺术的加持,没有特写镜头的填充,若是将影戏中的独角戏生硬地搬上舞台,对观众和演员来说都市是一种煎熬。”

图为导演鲁伊莎舞台演出:设置细节、厚实动作

对比影戏版,话剧版【罪人】增添了许多辅助演出的细节。许圣楠说:

“演员在舞台上,观众在台下,距离的存在使得观众不会像看影戏时那样捉住演员细微神色或眼神的转变。我希望自己的演出可以填补因距离而发生的情绪缺失。”

许圣楠 饰演 阿斯特

好比,阿斯特桌上来电话便会亮起的红色灯,以及摆放在桌面的咖啡杯息争压球等等。这些都是影戏中没有的细节,而阿斯特从镇静到焦虑、盛怒的情绪正是通过那杯咖啡转达出来——在最初,打来的求助电话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时,阿斯特气定神闲地喝着咖啡。当听出报案人伊自己陷险境,他马上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然而,当他终于发现,自己发生了误判,反而危险了无辜的迈克尔时,他憎恨不已,将咖啡砸到地面。通过简朴的一杯咖啡,阿斯特的心理转变显露无疑,故事情节也巧妙地展现出来。

舞美设计:构建现实、心理双场景

在【罪人】的影戏中,如【生坑】、【恐怖直播】一类密室影戏一样,最大的看点即是演出空间的设置。男主角全程身处密闭的办公室,给予观众主要、压制的观感,然则单一的场景也增添了演出难度。

而步入剧场,舞台上放着十一面正对观众的镜子,这是话剧版【罪人】的最巧妙的设计之一。值得一提的是,通过现场灯光的调剂,可以使镜子前后造成差其余空间,从而形成了现实和心理的两个天下,这填补了舞台演出的局限。整个案件的全貌通过他的想象和心理流动逐步出现在观众眼前。话剧较好地出现了主要悬疑的气氛,和层层叠叠心里庞大逻辑,将观众牢牢吸引在人物的情绪与故事的内核里。

 >

话剧版【罪人】不仅是一部情节紧凑的悬疑佳作,更能引人深思。当我们陶醉于“电话追凶”的情节,我们也进入了阿斯特的天下,真相事实是什么,心中所想即是事实吗?这是每小我私人都市遇到的难题,主创团队更希望能与观众们一起探讨“真相”的界说。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