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我好像陷进去了

这几天,身边越来越多的姐妹进入了一种高度相同的状态,天天刷完电视剧刷原著,刷完原著刷B站,然后转战微博,在转发谈论里怒敲几遍“妻子!”,最后再返回去重刷电视剧。

她们,都“陷进去了”。

而这泉源,即是【山河令】。

【山河令】剧照

【山河令】改编自Priest(P大)的小说【天涯客】,故事倒也简朴,天窗(情报暗算组织)首领周子舒(张哲瀚饰)为求自由,在身上钉下七窍三秋钉方得脱离,但却命不久矣。这时,一心灭世的鬼谷谷主温客行(龚俊饰)突然泛起在他的生命里,两人卷入了一场江湖纷争当中,互为知己的他们也最先了相互的救赎。

可能有人会把【山河令】的逐步走红归功于它耽改剧的身份,不外是由于掌握了内娱的“财富密码”,但实在近几年耽改剧数十部,出圈的一个手都数得过来。出圈是个玄学,但出圈的每一部都多若干少有些真实力。至于【山河令】,它的精彩首先在于他的“耽却不腻,美而不外”。

耽而不腻

是的,【山河令】理论上没有女主角,是纯粹的双男主戏,也是忧伤的原著粉和剧粉没有撕扯起来的耽改(至少前期是的)。太多的耽改作品,一边想着营销“兄弟情”,一边却不忘收割BG(男女恋爱)盈利,人物设定一旦飘忽,剧情自己便最先撕裂,最终落个两头不讨好。而只想做好一头【山河令】,反而是一股清流了。

而“不腻”则是加倍玄妙的部门。首先是原著的基础,P大的书我以为是重剧情架构轻言情的,属于即即是去除言情部门,故事依然能完整存活80%的作品,它不是耽美剧本套了个武侠的壳,而是武侠剧本中正好夹杂了人物的情绪。

原著基础上,【山河令】的编剧做了进一步的影视化改编,反倒将原著中略显直白和生硬的言情部门变得蕴藉仔细了,和电视剧整体的古装武侠气质,相得益彰。

市场总是以为观众喜欢,自然是越多越好,但在耽改这件事上,直给是最不能取的,玻璃渣里抠糖也比工业糖精甜得多。

美却不外

我认可【山河令】是一个肉眼可见的穷剧组,好比塑料感十足的道具和布景。

再好比,这就是温客行嘴里的一桌佳肴。

厥后我才看透,原来钱都花在了其余地方,好比剧中主演的服化道,哦纰谬,没有道,只有服化。

角色的妆面整体都偏清淡,这次的鬼谷谷主,终于没泛起反派标配烟熏妆,不外是加深了一些下眼睑。

有了精彩的服化,再叠加上有设计的武打,【山河令】孝顺出了近期古装剧里十分出挑的几场打戏。

水上逼现真容

若是仔细看每场动作戏,由于两小我私人关系差异,或攻防或打闹,武打设计是各有巧工的。凭证【山河令】动作导演郭亚莎的说法,那场树林追逐戏是演员在40米的高度完成的威亚拍摄。实景拍摄的张力这时刻就显示出它难以替换的魅力了,一个大全景,两人衣袂飘飘,穿梭林间,潇洒恣意,再配合颇有昔时唐人气质的片头曲【天问】,是的,我在一部耽改剧里看到了武侠。

以是,抛开我前面说的“耽却不腻,美而不外”,【山河令】依然是一部可看的武侠,这一点也不仅仅体现在部门打戏上,更体现在人物设定和主旨表达上。【山河令】双男主,都不是传统意义中的纯好人,周子舒在天窗时曾杀戮无辜,温客行在鬼谷自然坏事也没少做,但他们基础里是江湖中的好人,观众们看够了那些伟光正的平面主角了,多面立体的带着丝儿“坏”的主角,反倒有趣。

周子舒遵照的不是江湖的规范,而是自己心中的原理,他可以断舍已往毫无纠结,可以只为了几年自在逍遥喝喝小酒晒晒太阳的日子,去直面殒命。他身上的潇洒和通透,是有魅力的。而温客行则透着股无邪的残忍(编剧的说法),面临外人的他杀伐狠绝,面临知己的他却很柔软,像个小孩子。

剧中还泛起了由于救命之恩默默守护五年最后以命相报的李大伯,由于死守一句嘱托赴死的傲崃子,靠山相异却因志趣相投结伴隐居的安吉四贤。

安吉四贤因听说集齐后可称霸江湖的琉璃甲,被武林各派威逼致死,这琉璃甲,真真是像极了屠龙刀

他们每一小我私人身上都有着些江湖残存的影子,江湖并不是简朴的正邪利害,更多的是友谊和道义,是如意恩怨。武侠味,国产剧是许久没拍出来过了,以是即即是【山河令】中只有那么几分,我也愿意好好夸上一夸。

讲到这里便不得不但独说一说【山河令】的编剧了,看得出她是将整部原著揉碎消化后,在不改动整体故事线的情形下加入了自己的明白。原著作为连载小说,难免会存在结构和节奏上的问题,于是编剧将故事的许多靠山设定提前,将小说场景和人物关系也举行了收束简化,加速了节奏,也让故事不至于头重脚轻,利于影视观众明白和入戏。到现在为止,【山河令】中的巨细人物,基本都做到了一人一面,纵然同为无邪之人,也能分出张成岭的“强硬”和曹蔚宁“痴憨”,而且人物性格和行为都展现出高度的统一,没有泛起过人设崩塌的情形。

至于演员的演技,在【山河令】里,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伶仃的项目了,他们拥有相符原著的形状,撑得住古装的仪态和足以把控武打戏的身体素质,在精彩的导演、编剧、动作指导、服化、配乐等的配合下,他们一起孝顺了一部水准线以上的影视剧,视听语言是一门综合艺术,这种协调和不出戏便已是最好的状态。

要说【山河令】的瑕疵,我也能说出一箩筐来,但总有些剧的制作瑕疵是能被观众原谅的,好比因穷爆火的鼻祖【太子妃升职记】,好比“景有多假情有多真”的【锦衣之下】,观众倒也不是看不到问题,只不外是更多地看到了瑕疵之下的诚意而已。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