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情劫】上映,致敬【青蛇】,但远不如张曼玉王祖贤神韵

原问题:【白蛇:情劫】上映,致敬【青蛇】,但远不如张曼玉王祖贤神韵

文/马庆云

3月13日,影戏【白蛇:情劫】已经可以正版视频平台旁观。该片讲得则是“白娘子传奇”之前的故事,是白蛇、青蛇和许仙上辈子的一段情缘故事。关于“白娘子”的故事,向来许多。但真正能够“上档次”的,也只有李碧华编剧、徐克导演、张曼玉和王祖贤主演的【青蛇】了。这部【白蛇:情劫】和【青蛇】相比,水平高下,立见。

影戏【白蛇:情劫】于故事的一面而言,即是赞扬白蛇和许仙之间相互不离不弃的恋爱。这种赞扬,着实已经是老生常谈。我们自有白蛇许仙的传说故事以来,就是对这种恋爱的勇敢赞扬而已。古代的时刻,这类故事,大致是赞扬恋爱,打破牢笼,尚且有自己的现实意义。而在当下,早已是自由恋爱甚至于自由偏激的年月里边,这类赞扬,只能算是炒冷饭了。

而反观1993年的徐克导演的影戏【青蛇】,虽然也是白蛇、青蛇和许仙的故事,但却从女性的视角当中,假借一个白娘子的传说故事,道出了恋爱当中,女性对于男性的种种不信托。可以说,在故事层面上,徐克的这个【青蛇】是很新的。甚至于放到现在,取笑海王的时代当中,【青蛇】也并不落伍。

反倒是这部【白蛇:情劫】,一对比,就能发现它的本源上的问题。这部影戏,看似赞扬恋爱,实则依旧是男性在恋爱天下当中不切现实的理想,换言之,就是对女性跨越女性自己的要求与道德绑架。在该片当中,白蛇爱许仙,不外报恩耳。这就是最直观的道德绑架了。而白蛇具备超强的战斗力,更能要害时刻护夫,亦不外是男性在庸俗天下当中的赘婿式理想。这类陈词滥调,在【聊斋志异】和【白娘子传奇】当中,便已经大行其道了。

因此,在着名女作家刘索拉的著作【口红集】当中,对这类小说和影视剧故事,给予了辛辣的取笑。刘索拉以为,中国许多男性作家理想这种妖精式的恋爱,不外是不卖力任的显示,是把女人看成妾氏一样的工具而已,而这种妾氏一边要肩负男性的种种精神和欲望上的需求,一边又要在男子需要她们脱离的时刻迅速脱离,更为值得小心的,则是这样的妾氏,尚且不需要养活,是不用付费的。

大量的赞扬男性和女妖的恋爱故事,背后都是这个“纳妾心理”在作祟。一面用传说故事的方式对女性举行道德绑架,妄想把真正的女性置顶到一个妖的状态上,一面苛责仙颜,一面苛责奉献。而最终,要实现的目的,不外是连养妾氏的钱都不需要花,直接让妾氏自己做免费的陪同玩物而已。回到这部【白蛇:情劫】当中,看似赞扬恋爱,不外是试图还原一种“纳妾心理”而已。

反倒是李碧华的【青蛇】,对男子举行直观的取笑:他们一面享受白蛇、青蛇带来的便利,一面又不敢正视白蛇、青蛇的身份,典型的渣男和软饭男的上身连系体而已。昔时,徐克的影戏【青蛇】拍摄之前,李碧华找到张国荣,希望他出演许仙。张国荣示意,这部作品当中的许仙,不外是个渣男,自己不适合。这是香港娱乐媒体的报道。然而,这种对许仙渣男版的取笑,才是“白蛇”类故事的顶高级的状态。

这是两部作品在故事层面上的对比,作品立意高度,已经异常明晰。而回到演员的演出当中,【白蛇:情劫】当中的白蛇和青蛇的演出,都是青涩的,或者说是异常不成熟的。对于这部影戏而言,女演员提供应角色的条理,照样太单薄了。甚至于青蛇的种种状态,也不外是和影戏【青蛇】学来的而已。

而到了徐克的【青蛇】当中,张曼玉和王祖贤的演出,为角色提供了异常厚实的条理感。在【青蛇】当中,无论是小青,照样白娘子,都不是单一的性格特点,她们都有着自己的多面性,而且能够以怪异的性格优势取胜。这是演员演出条理厚实,带来的角色性格丰满。这是真正的演技派的乐成。

而这么多年已往了,我们的青年演员们再重新演白蛇、青蛇,就只剩下单一的演出条理了。这显然是演出水平上的严重退步。影戏【青蛇】上映于1993年,这么多年已往了,关于青蛇白蛇的影戏层出不穷,却总是难以逾越【青蛇】。缘故原由多面。但无外乎,剧本意识老旧,难以出新,演出单薄,难以条理明晰而已。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