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孟达,你竟然骗了我们40年!

影戏投资平台-数字影业资讯:看似无厘头的笑剧,需要的却是硬功夫。

 

对我而言,春节档最大的惊喜,不是沈腾两部笑剧片同时上映、制霸屏幕,也不是【落难地球】逆袭、6天打破20亿,而是一个老面孔的泛起:

吴孟达

导演郭帆曾经说过:“在吴京加入【落难地球】之前,最大牌的明星就是吴孟达。”

 

一最先我的反映是:吴孟达演【落难地球】?难不成【落难地球】是笑剧?

 

固然不是。

 

我记得在印象里,达叔是留着八字胡、腆着肚子、见到女生流口水的猥琐中年大叔;

 

在【落难地球】中,他的角色再也不能叫叔了,而是一个头发胡子花白、有着两个孙子的爷爷。

 

达叔在周星驰的影戏里,陪衬星爷,演出一幕幕市井底层的无厘头笑剧;

 

在新影戏里,演的是开着卡车、为了珍爱两位孙子宁愿放弃生命的温情悲剧。

问人人一个问题:达叔上一次作品引起这么大的惊动,是什么时刻?

 

我查了一下百度,2015年达叔主演过一部【十万伙急】,2010年主演过【新安家族】。

你听过吗?似乎都没有水花。

 

吴孟达上一次引起我们的注重,已经是2004年【功夫】中他和周星驰的“争端”。

15年不见了,再次回归的达叔,于我们而言,竟然有点生疏。

 

然则,我再想问一句:我们到底领会吴孟达若干?许多人除了知道他是周星驰的“黄金同伴”,还知道他什么?

 

更何况,他另有意要“骗”我们。

 

春节前,吴孟达接受许知远的采访,对一个来访的年轻粉丝说:

 

“你们都被我们骗了。我们骗了至少两到三代人。”

来看看,我们到底被他“骗”了什么。

很“无厘头”?

达叔第一个标签,是“无厘头气概”的鼻祖。

 

不用我进一步注释了,人人只要回忆一下他和周星驰互助过的所有影戏,就知道什么叫“无厘头”。

但有一小我私家不知道什么叫“无厘头”,他就是达叔自己:

许多人贬低笑剧、贬低星爷达叔的“无厘头”,以为他们就是杂乱无章乱演一通,有什么章法可言。

 

之所以会红,纯粹是运气,就像现在的直播网红而已,纯粹是靠低俗黄暴蹭流量红的。

 

但你不知道,演出这行饭,台上十秒钟,台下十年功。对正剧是这样的,对笑剧同样是这样的。

 

吴孟达当初碰上星爷,是80年代。达叔30多岁没到40岁,星爷20多岁没到30岁。第一次互助的电视剧叫【盖世豪侠】。

两小我私家住得很近,他们就选了中心一个24小时营业的餐厅,没事就去那里用饭谈天、讨论剧本。

 

周星驰主意许多,怂恿达叔和他一起去情侣拍拖的地方,偷听小情侣谈天,领会年轻人的想法。

 

于是,两个大男人,经常装作同志去情侣胜地,搂在一起,蹭到别人旁边卿卿我我,实际上耳朵都在往外听。

 

听着听着,达叔听出了许多道道:原来小年轻谈天的时刻,基本没谈什么,一个问这个,另一个往往答非所问,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尬聊。

 

可是,这也许就叫做情趣吧。

演出,实在来源于生涯。富有生涯情趣的演出,最能够打动听。越深入生涯,越能做出打动听的作品。

 

于是就有了达叔和周星驰“无厘头气概”的最先

 

在他们互助的第二部电视剧——【我来自江湖】内里,达叔饰演父亲,周星驰饰演儿子。儿子要叛逆父亲,他们约定了一条规则:

 

达叔想要教训星爷的时刻,只要星爷一唱歌,达叔就会练武功打太极

 

很无厘头对不对?两个动作原本没有任何联系,但互为反映,毗邻在一起就是莫名的喜感。

 

表面上看,这是无厘头;实际上,这是达叔和星爷对生涯的深入考察:

 

生涯自己就是无厘头,你装什么高峻上?

许多人以为的“无厘头”,除了没章法,另有没意义。

 

然则达叔不这么看。

上面说过,吴孟达和周星驰的无厘头是生涯化的无厘头,但内里有对生涯的提升。

 

很简单,举个例子。

 

【武状元苏乞儿】,吴孟达演文盲广州将军,周星驰演儿子苏灿。

 

苏灿考武状元作弊,被人举报,皇上罚他父子二人一辈子行乞。

 

抄家那一天,两小我私家看着自己的家逐渐清空,那一段对话很有意思:

 

苏灿:“别看,别转头看,别让人知道我们很悔恨了。”

 

苏灿父亲:“对,别转头,往前走,往前走。”

这一段要表达的,是宁愿没有钱也不愿被人看扁的志气。

 

漂泊陌头的两小我私家,被人欺凌要吃狗饭。

 

父亲被人抓为人质,苏灿低下头被迫吃狗饭,抬起头来,他的眼神有了光:“爹,这狗饭好吃啊!”

 

吴孟达饰演的父亲马上接话:“是吗?我饿了很久了,我也来尝尝!”

 

这一段要表达的,是无论身处何种逆境,都要看开、放下的豁达。

 

我们经常会说周星驰影戏内里要表达的是小人物的奋斗,是普通人的坚持。

而这种小人物哲学,就显示在这些地方。

生涯是没意义,但好的生涯有意义;

 

看影戏没什么意义,但好影戏会有意义。

 

好的“无厘头”影戏,就是在荒谬绝伦的演出底下潜藏着人生奋斗的意义,这一点也不无厘头。

很爱演笑剧?

 

吴孟达喜欢自己的笑剧角色吗?

 

答:喜欢,但不是最喜欢。

 

他最喜欢的角色,是【天若有情】的“太保”;他最喜欢演的,实在不是笑剧,而是正剧,甚至是悲剧。

 

【天若有情】的主角是刘德华,一位黑道年老,吴孟达依然是配角,饰演刘德华的小弟。

 

太保要勇无勇、要谋无谋,是黑道中的底层角色,只有刘德华不嫌弃他,依然当他是兄弟。

 

最后一场戏,刘德华饰演的角色被人杀死,太保为他复仇,自告奋勇拖着刀子与反派同归于尽。

由于这一场戏的精彩演绎,吴孟达拿到了人生中唯一一个演出类奖项:第10届香港影戏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金牌绿叶”的称呼,是从这里最先的。

 

接下这部片之前,吴孟达被人称为“烂泥”:整日宿醉,周身欠债,倘佯在自杀的边缘。

 

杜琪峰那时是制片兼老同学,看着吴孟达不忍心,于是给了他这个角色。

 

吴孟达问他:“太保这个角色的形象是什么?”

 

杜琪峰说:“他是一条狗。”

 

若是不知道吴孟达的状态,你都不知道用“狗”来形容他是何等贴切。

 

吴孟达是无线演艺培训班第三期演员,同期演员有厥后的大导演杜琪峰、林岭东,另有赫赫有名的周润发。

 

你以为周润发那时就很喜气洋洋了?才不是。发哥由于长得太高,找不到女同伴配戏,差点被镌汰。

 

反倒是达叔,成就优秀,一结业就拿到历久合约。那时结业的有22小我私家,只有7小我私家拿到长约;像发哥,就只能拿暂且合约,做暂且演员。

 

达叔不仅成就好,运气也很好:从上世纪70年代末出道,一出道就碰上了大戏【楚留香】,他在内里饰演主要角色“胡铁花”,成为了红透华人圈的电视明星。

△【楚留香】剧照

成名太容易了,达叔一成名就酒绿灯红、四处和狗肉同伙称兄道弟,流氓事风骚事傻事干得不少,还欠下一屁股赌债。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三年,他撑不下去了,找周润发乞贷(此时发哥已经成为了比他还红的影戏明星),发哥只借了他五个字:“你自己解决。”

 

人不会被一泡尿憋死,但会给一句话气死。

 

达叔算是“看清”同伙的真面目了,万念俱灰,准备自杀,幸好怕死没自杀成。

他最先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把所有的印子钱找过来,三口六面讲清楚了:“我现在,钱没有,只有命一条。你们要我现在还钱的,把我的命拿去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准许给他时间还钱。

80年代头几年,他向法院申请停业,戒掉赌钱喝酒,专心在家钻研演出。

 

吴孟达向老演员关海山讨教怎样学习演出,关海山丢给他一本书:【演技六讲】,从理论到实战,几乎是手把手重新教了他一遍。

 

不止是【演技六讲】,另有周星驰经常唠叨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影帝罗伯特迪尼罗的演出方式等等,他通通都学了个遍。

 

那时他被无线电视台雪藏,只能演边缘角色。梁朝伟主演的【新扎师兄】中有个小角色——训练梁朝伟的警官,找了吴孟达来演。

 

吴孟达一看剧本,只有两页台词。

 

就这两页台词,他看了两百遍。

 

为什么要看那么多遍?

“我要演出那种感受:嘴巴上在骂你,眼神却是疼你的感受。”

 

效果一出来,效果非常好。识货的人看在眼里:吴孟达终于不是一块烂泥了。

 

△【新扎师兄】剧照

片约络绎不绝,其中就包罗杜琪峰的【天若有情】。 

30多年以后,在【落难地球】,吴京发过一条微博:

 

不是大牌,而是早就把剧本背得滚瓜烂熟。

 

我可以演笑剧,可以演悲剧,可以正儿八经地演,也可以无厘头地演,但我一定会专心去演。

 

由于,我是一个演员。

 

关于吴孟达最大的一个误会,是他和周星驰的关系。

 

人人都说【功夫】之后,他就和周星驰割裂了。实在不是。

 

拍【美人鱼】的时刻,周星驰就找过他。但他那时已经有心脏问题,基本负担不起大的拍摄义务。

上面说过,年轻时的吴孟达太酒绿灯红了,连“太太”都有三位——根据他自己的说法,是一个妻子、两位“红粉知己”。

 

十多年前,偶有喘息的达叔去看医生,医生一看心电图就说:“吴先生,你现在不得了,赶快叫你最亲的人进来陪同,我们要送你去深切治疗部!”

 

吴孟达吓了一跳,被推进了ICU。那内里的人,个个都是瘫痪在床,快死快死的样子。

 

吴孟达心里冷得要死:“天啊,我不会酿成这样吧?”

 

有人说当你不明白珍惜生命的时刻,就进ICU看看,只有近距离接触过殒命,你才不会把生命当儿戏。

 

从那以后最先,吴孟达的生涯才最先变得佛系——晚上能不出去就不出去,没事就看书,烟酒绝对不碰。

 

生涯唯一的绚烂,都献给了事业。

 

他时常想:“为什么成龙、梁朝伟、周润发,他们的钱可能下辈子都花不完,可还要继续拍戏呢?他们目的是什么?

 

实在是希望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喜欢他们的观众,希望观众还能对他们有新的期待。”

 

他要求自己拍戏永远都不重复以前的自己,永远都要找到新的演绎方式。

 

若是偷懒,骗骗导演、骗骗观众,“这样做不如退休回家吃咸鱼吧,这跟咸鱼有什么划分?”

达叔可以骗你40年,但“不做咸鱼”这件事,他没有骗我们。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