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编剧行业生存实录

今年九月,斥巨资,高达亿元片酬约请小鲜肉主演的电视剧【斗破苍穹】正式上映,可上映后的收视率和风评却是与明星高片酬成反比。无独有偶,暑期剧【武动乾坤】亦是云云,6亿高额投资,最终只换得观众的一句“视觉垃圾”……

不知从何时期,行业泛起了水涨船高的征象,也就是随着“影视行业生长与热钱流入”,纵然影视作品质量一落千丈,明星小鲜肉的片酬也可以“青云直上”——可问题来了,水涨船会高,明星、制作成本都那么高,怎么就唯独缺乏对编剧、剧本的重视,要知道一部影戏电视之所以能乐成,编剧、剧本才是要害。

1

海内编剧知多少?

就一部影视作品而言,演员通过声色将作品精髓出现于观众眼前,观众记住了演员,却忽略了导演和编剧才是一部的影视作品的灵魂。尤其是编剧。现现在小说漫画成了多数电视网剧的主要模板,但小说可不会直接酿成剧本,这个历程一定离不开编剧的匠心,因此,编剧的主要性不言而喻。理论上说,编剧作为焦点职员,在影视行业中应该很是吃香,但事实却并非云云。

    别贪恋编剧的高片酬,那只是个传说

汪海林曾在【圆桌派】中透露,一部高质量的影戏剧本最多几百万,好的电视剧本则是最高四五十万一集。万万别被“万”这个单元所疑惑,要知道,一部影视制作的总资金高达几亿,仅明星“万万”“亿元”片酬就占去泰半,而编剧待遇在整个预算中只有6%-8%,这个“万元户”实在上不得台面。

加倍残酷的是,中国影视行业中能拿到几百万的影戏编剧、拿到几十万一集的电视编剧,更是少之又少。大部分编剧的用度往往只有几千元一集,甚至另有多如牛毛的剧本处于“毫无价值”阶段——在中国,电视剧剧本的存活率能到达1%就不错了。更不必说,这个行业还存在许多明里暗里的“压榨”。于是有人问了,为何这些制片方愿意出资万万请小鲜肉走个过场,到了编剧这里却成了葛朗台?没钱?一定不是。可钱都去哪儿了呢?想想流量明星和小鲜肉们的天价片酬也许就明了了吧。所以说,别再想着剧本致富了,那只是个传说。

    剧本权是一种奢侈品

若是只是拿钱少也就而已,可正如海岩曾说:“不要说演员和导演,编剧现在连一些手艺职员都不如。”这就让人心寒了。剧本是编剧的本质所在。海内编剧缺少话语权这谁都知道,但没想到的是,现在最基本的剧本权对编剧而言,也成了奢侈品。

一个好的剧本是一件艺术品,需要时间和精神,甚至是编剧的“半生体验”。好比高满堂写【闯关东】的时刻,带着采风小组走了数万公里,剧本创作就用了整整8年的时间。已往的情形是先有剧本再有影视作品,编剧担起剧本的质量,而现在现实是市场和资源决议剧本走向。于是,剧本“快餐化”、“产物化”成为常态,甚至许多时刻半成品也被赶鸭子上架。编剧辛劳创作的剧本可以被随意窜改,但最无奈的是,谁都能改,从明星到导演到投资方,唯独编剧改不了。因此,要说影视行业为何烂片不停,生怕一个剧本问题就能看个也许。

    从半年写稿到半年讨薪,编剧权益几成空谈

剧本权之外,“欠薪”或“不付尾款”一事在编剧界也是见怪不怪的。2006年【暗算】的原创者麦家就曾先后以未署名与不付尾款为由将制片人杨健告上法庭,2011年吴迎盈的【十指连心】遭到影视公司以“未收到剧本”为由的拒付稿费,今年2月武瑶的【莫语者】因“三角标”遭200万欠薪……触目皆是。

有趣的是,麦家是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吴迎盈是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员,武瑶是中广协电视剧编剧事情委员会成员,三者都曾经获奖无数,在编剧界也都排得上号。一线编剧尚且云云,更不必说通俗编剧了。除了薪资问题,署名权也是件让编剧们头疼不已、有魔难说的事儿。【芈月传】的蒋胜男、【鹞子】的肖锚与杨健、【法医秦明2】的张灿灿……有人从总编剧降为副编剧甚至编剧助理,也有人不得不放弃署名。

    维权之路道阻且长

若是说另有什么是雪上加霜的,那无疑是编剧自身的维权问题了。靠自己打讼事,这是一条久远的天路。一场讼事往往要打上一两年甚至更久,前后破费上万。坚持维权,耗时长耗资大,未免得不偿失;不维权,又助长了侵权者的气焰,且自己也咽不下这口恶气。

尤其是,在现在相关执法不够完善,整个执法系统缺乏对著作权的合理珍爱靠山下,侵权成本太低,维权成本太高,编剧维权成了天方夜谭。相比编剧“对手”们,尤其是那些业界“大佬”,编剧们无疑处于弱势职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反观外洋编剧系统,不得不说,其职位远远高于海内,尤其是日韩西欧。

以美国和韩国为例,美韩影视业执行的是“编剧中央制”,编剧施展着主要作用,尤其是在电视制作中,编剧的职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从薪酬到话语权,美韩编剧可以说是很强势了

美韩编剧无论是整体薪酬水平,照样总预算占比都相对较高。好比美国大片【蜘蛛侠2】的总预算为3亿美元,其中剧本的预算就到达1000万美元。一样平常情形下,美国明星片酬占比只有10%-30%,而编剧待遇在整个制作经费中占比却也可以到达10%-20%。

韩国编剧的吃香水平相比美国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每创作一集电视剧就会有2000万韩元的收入状态” 韩剧【OnAir】中的这句台词,其实是韩国编剧的真实写照。无论如何,相比明星片酬占比远远跨越40%,甚至高达75%,而编剧酬资却连10%都达不到的海内状态,美韩编剧实在是令人羡慕啊。

除了薪酬,美韩编剧也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尤其是韩国,韩国电视台在投资一部剧前,一样平常会选定编剧,再凭据编剧的意象挑选制作公司、演员。正如【来自星星的你】的导演张太侑和制作人朴旻烨所说,从角色选择到剧情走向,韩国编剧们在韩剧制作流程中占有70%左右的决议权。导演不能私自改剧本,演员不能随意换台词,这对海内大部分编剧而言生怕是难以想象的。不得不说,外洋这种“编剧中央制”简直是为编剧们构建了一个“天堂度假村”。

    编剧中央制,归根结底在于创作源头

美韩影视行业的“编剧中央制”之所以能够稳固运转是有缘故原由的。美国与韩国的影视工业在平台、手艺等方面已经形成了近乎尺度化的流程,就连造星模式也逐渐产物化、系统化,险些能“生产”的都“生产”了,然则在气概、题材和故事架构上却保留其完全的灵活性,于是编剧作为创作的源头,作为故事的要害角色,其主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现实的事情中也是云云,除了编写剧本,编剧有一个更为要害的事情,就是用故事创意去介入竞标、推销,并说服制作方和电视台拍摄,因此编剧从一最先就处于焦点职位。而在海内正相反,“产物”化的不是平台手艺和造星,而是剧本与编剧,最大的灵活性却交给了“明星小鲜肉们”。

    此外,美韩编剧行业协会为其“编剧中央制”打造了一个有力的后援

以美国为例,美国编剧工会(WGA)是美国演艺圈的一个主要组织。它通过与资方行业协会、影戏电视制作人同盟谈判杀青【基础协议】,确立最低工资、署名约定、纠纷仲裁程序、影视剧重播及收入分成、养老与福利等各方尺度,不仅为编剧们谋取了不少福利,更为编剧的署名、稿酬等纠纷提供了执法援助。

美国编剧工会影响力来自那里?

首先,它有上万名天下范围内的一线编剧。以2007年WGAE与WGAW的歇工为例,这场长达14周、险些涵盖天下55%的在职编剧的歇工,让那时多部热播剧整体停播、甚至让一年一度的金球奖颁奖典礼也被迫作废,可见一旦一线编剧整体歇工,纵然是“繁荣的美国人”也承受不住。

其次,编剧工会的签约方险些涵盖所有主要的广播电视公司,这意味着美国大部分电视剧在制作历程中都要受到WGA协议的制约。事实上,美国社会自己就倾向于社会整体与协会,美国大大小小的整体不可胜数,执法在很大水平上是支持这些整体的。因此,说美国编剧工会为其编剧打造了一个“天堂度假村”一点也不太过。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很明显,外洋的编剧系统甚至整个影视行业生长是相对成熟稳固的,固然,并不是说美韩的编剧系统就一定完美无缺,然则两相对比之下,我们应该取其精华

敢问路在何方?

看到了外洋编剧系统的成熟稳固,那么,海内编剧的路在何方呢?

    首先,大环境是要害身处娱乐圈的大染缸,纵然再如何独善其身,也无法挑起大梁。而海内编剧无法回避的两个大环境问题在于:执法环境与影视行业环境。

    其一,执法环境。只管我国【著作权法】经由多次修改后在公平性和可实行性上都有所改善,然则详细条例仍然存在破绽。2016年匪我思存的【迷雾围城】因版权建立之日的时间没有明确规定而导致争议就是最好的例子。正如汪海林所说:“编剧在影视产业链上处于源头,其权益也最容易收到争抢和挤压。没有对编剧创作功效的捍卫和珍爱,就不会培育出好的故事,也就不可能做大中国影视产业。”固然,再详细的执法在实行的时刻也会遇到需要变通的情形,因此,海内编剧自身也应该增强执法意识,在签订条约约准时先审再慎。在这一点,不妨学习一下好莱坞电视剧编剧的条约系统:买卖要点全笼罩,分工系统明晰——对制片人、执笔的编剧、辅助编剧兜销剧本的经纪人、剧本分析师等有明确区分。

   其二,影视行业的完善。不得不说,近年来我国影视行业生长确实可以说是有了质的飞跃,但仍然存在太多潜规则。影视行业只有真正回归“内容和质量”,让“内容决议成败”,才能让编剧回归创作源头,让好编剧重掌话语权,最终实现作品与编剧的良性循环。正所谓你给编剧一个创作平台,编剧给你一个皆大欢喜。

海内编剧协会的返权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想在海内社会复制一个WGA可能很难,但这并不意味着某些机构就只能坐以待毙,编剧门槛、编剧条约援助、行内联系……到处都可以是一个好的最先。 话到此处,有人要问,岂非编剧自己就没有问题了吗?固然不是!郑恺曾经吐槽过,海内“大编剧带小编剧”、“小编剧台词稚子、只能自己着手”的问题。确实,对海内许多“编剧”而言,称其为编剧,不如称其为“剧本生产工”,编剧的质量确实有些乱七八糟。

转头看看美国,美国编剧工会对“职业编剧”的门槛定位异常高,大多数的职业编剧都经由了严酷的海量训练,在重大的美国职业编剧队伍中,拥有剧本创作硕士学位(MFA)的编剧占比很高。所以说,没有金刚钻,又怎么撑得起瓷器活呢?

尾声:随着天价片酬事宜的沉淀,娱乐圈的这摊死水终于最先清洗了,只是不知道中国编剧们何时才有“出头之日”。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