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改风暴下企业如何自救?

10月11日,受美国股市暴跌的影响A股发作股灾,仅4个月再次上演了千股跌停的局势。而这次股灾又使得延续两年缩水的影视板块股票雪上加霜,单是10月11日一天,整个影视板块市值缩水138.66亿。

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8只个股跌停,光线传媒、慈文传媒、中国影戏等跌幅跨越8%。

停止10月12日收盘,华谊兄弟每股4.24元,下跌2.97%,市值仅剩118.51亿,与2015年6月12日创下的最高价64.45元相比,市值三年蒸发了800多亿。

光线传媒也从2013年股价复权后的303.24元,2015年整体市值高达517.24亿元,再到2018年10月12日,市值下跌为193.62亿元。

而从2015年最先下跌的影视股,还要跌到什么时刻,它何时才气止跌反弹?这是所有影视公司体贴的问题。

10月12日,影视板块部门公司反弹

影视股在10月11日当天周全下跌,但在今天深指反弹2%,全线飘红的情形下,影视板块有些公司股票最先了反弹,有些公司的股票继续下跌。

相比10月11日,欢瑞世纪连续下跌5.08%,新文化下跌2.99%,横店影视下跌2.56%,中南文化下跌4.8%,唐德影视下跌2.66%,现代东方下跌7.17%,华录百纳下跌4.87%,华谊兄弟下跌2.97%,乐视网下跌2.65%,慈文传媒下跌3.63%,文投控股在10个月内已经15个跌停,上海影戏下跌1.28%,中国影戏下跌1.01%。

而在止跌反弹的公司里,印记传媒上涨9.57%,光线传媒上涨2.48%,金逸影视上涨3.06%,长城影视上涨0.63%,鹿港文化上涨1.31,幸福蓝海上涨2.35%,北京文化上涨2.47%,华策影视上涨0.57%。

通过剖析发现,下跌的影视公司在谋划营业或者定位方面有着显著的共性。定位于大明星、大制作的欢瑞世纪,受今年的天价片酬、阴阳条约、“限薪令”等因素影响,其股价从2018年4月30日至6月11日的29个买卖日,欢瑞世纪的股票跌幅达28.76%,有数据显示,欢瑞世纪从5月24日的7.27元到今天的3.55元,市值已经跌去了一半。股市的显示也从一个侧面反应出市场对欢瑞世纪的定位并不看好,若是继续连续大明星、大制作的定位,欢瑞影视现在的股价或许还会继续下跌。

而与欢瑞世纪定位相似的新文化、中南文化、唐德影视和现代东方,华谊兄弟等都因天价片酬、阴阳条约、“限薪令”等因素,受到差别水平的影响。与单一定位大IP、大明星的新文化、中南影视、唐德影视、世纪欢瑞等公司差别,剖析以为,横店影视的下跌更多的是因其影视地产的属性,受整个地产行业低迷的影响较大,此外,押宝实景娱乐的华谊兄弟则要受到来自影视和地产行业的双重影响。

在泛起反弹的公司中,引发反弹的缘故原由共性并不显著。印记传媒在董事长肖文革已经质押其所有股权,公司高管延续告退的情形下,印记传媒的股价泛起上涨,有可能是由于其股价跌破平仓线,资源自动举行的护盘。

除了依赖资金护盘的情形,保持安全线上涨因素之外。也有公司是由于宣布的业绩讲述,给了市场信心,造成股价反弹。

好比10月10日,光线传媒披露2018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1至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72亿元至22.97亿元,同比增进262%—266%。

与此情形相同的是北京文化。10月12日有报道称,北京文化公布公告,公司预计前三季度盈利4500万元至5000万元,同比增进138%至164%,讲述期内影视营业板块利润较上年同期有较高增进。

至于金逸影视,则因有望收复空出的市场份额,而被资源看好,进而泛起小幅上扬。

纵观下跌的影视公司,多数深受今年影视行业爆出的诸多问题或者相关政策影响,而泛起上涨的公司,或是由于现在或者未来的市场显示给了资源一些信心。固然也有依附现金贮备脱颖而出的公司。

好比光线传媒。以33.17亿元的总价转卖新丽的光线,回收了大量现金,在面临影视行业的有可能到来的“隆冬”之时,就可以做更为足够的准备,或营业举行重组、或营业拓展、或吸纳市场上的优质资源,当“隆冬”事后,就有更大的希望加速生长。

高风险的影视行业

虽然10月11日遭遇股灾,但影视股的下跌也是有迹可循的。2017年就有媒体报道,中国影戏票房增速大幅放缓,2016年影视股的高增进预期不复存在,股价杀跌不可避免。事实也是云云。

而从证券市场角度,2016年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之后,一再在公然场合放出“狠话”,袭击“忽悠式重组”等。2018年4月,还传出羁系部门要周全劝退影视文娱上市公司的再融资和并购重组。这不仅袭击了资金做多的热情,也使得资源对影视文娱类公司敬而远之。

此外,随着银监会严谨资金通过理财产物进入二级市场,以及保监会前主席项俊波落马带来的羁系升级,也都让整个市场寒风瑟瑟。

股票市场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行业生长的现状和某些问题。不可否认,影戏产业是个风险极大的产业。

2016年万合天宜CFO陈伟泓在TechCrunch 2016上海峰会上就曾公然示意,海内影戏90%亏损,即使是在美国的好莱坞也有跨越80%的影戏亏损。

影戏公司若是没有壮大的资金支持或者成熟的盈利模式,很难存活下去。

在北美,影戏公司的收益票房只是其中占比不大的一部门。有数据显示,在好莱坞,票房只占影片收入的30%,其余来自DVD销售等。

以迪士尼为例,凭据迪士尼年报披露,迪士尼2016年总营收已高达556.3亿美元,净利更是从2015年的83.8亿美元猛增至2016年的93.9亿美元。而这一年迪士尼的全球总票房为76亿美元。 从年报中可见,票房只占迪士尼总营收中的一小部门,更多的照样来自媒体网络、主题公园两大部门。

华谊兄弟一部【一九四二】亏损,就可能让公司市值蒸发13亿。而阿里影业公布2017年至2018年的业绩预警中,劈头估算15个月内最大亏损就高达17亿元。即便这样,也没有让阿里影业伤筋动骨,由于阿里影业的背后是阿里巴巴团体。除雄厚的资金支持外,多元化的营业系统,不仅可以为阿里影业的生长提供助力,也可以提升阿里影业的抗风险能力。

影视板块的一片昏暗,可能是诸多因素影响所致,天价片酬、阴阳条约、“限薪令”,或者是受地产股市低迷的影响,又或者是羁系力度增强、政策和律例的颁布……剖析背后缘故原由,有的是由于自身定位受到冲击,有的是受生长计谋影响,缘故原由多种多样。经由这次股灾,影视板块显露出的问题从某种角度看也是行业生长问题的一个缩影。而要在股市上获得更多青睐,这些公司能做的另有许多。究竟,资源看好的永远是那些更具有市场前景、生存能力更强的公司。

之前,影视文化行业艺人和公司的主要避税手段有5招:

1.建立小我私家工作室

 

2.签署“一揽子”条约

 

3.签署“阴阳条约”

 

4.约定税后酬劳

 

5.选择税收优惠地

其中“阴阳条约”存在显著执法瑕疵,其他方式相对正当合规。

建立小我私家工作室至少降税10%

艺人作为超高收入人群,若接纳传统的与影视公司直接签署雇佣条约,则收入需根据“人为、薪资所得”适用3%-45%的累进税率,以艺人年入万万的收入规模来看,基本上需缴纳45%的小我私家所得税,税负极重。

 

建立小我私家工作室后,艺人以工作室的名义签约,则收入根据个体工商户的生产、谋划所得适用5%-35%的累计税率。

通过建立小我私家工作室,艺人收入就从适用45%税率的 “人为、薪金所得”转变为适用35%税率的“个体工商户的生产、谋划所得”,税负降低足足10%。这也是艺人纷纷设立小我私家工作室的重要缘故原由。

 

而更为极致的做法是建立多个工作室,将艺人所获酬劳在多个小我私家工作室之间举行再分配,以求将适用税率降至最低。

签署“一揽子”条约,投资条约介入项目分成,转换名目

除了小我私家工作室这一基本套路外,随着近年来演员片酬飙升、话语权提升,签署“一揽子”条约的形式也越来越常见。

 

一方面艺人以工作室名义签署演艺条约,另一方面以艺人名下或关联方的公司签署影视剧作品投资条约,以投资形式介入影视剧后期利润分成

 

这样一来,艺人片酬收入就泛起了大幅下降。这一做法在美国甚是常见,尤其是对于影戏导演和大牌演员而言,此种方式一方面可以降低演员片酬缩减制作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将导演和演员待遇与票房挂钩,提升作品质量。

 

需要注重的是,美国的所得税接纳申报制,且信用系统和税收制度相对完善,此种模式的努力效果远大于负面效应。

 

然则,对于我国而言,这种“一揽子”条约的形式实质上加大了税收核查难度。

 

签署“阴阳条约”违法手段偷逃漏税核查难度大

经由这次范冰冰案的发酵,“阴阳条约”的操作模式被彻底曝光在民众视野之下。一般而言签署阴阳条约是为了规避一些执法或政策的限制,利便一些买卖的举行。

 

而在影视行业,阴阳条约不仅是为了少缴纳税款,同时也涉及到一系列相关主体之间的利益输送。

 

从执法角度而言,签署“阴阳条约”为偷税行为,需承担包罗补缴税款、缴纳滞纳金和罚金在内的行政责任。若不能实时补缴税款,缴纳滞纳金和罚金,或是五年内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则还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既然签署“阴条约”,就意味着这份条约并不会被公诸于众,因此在税收核查时难度较大。

 

不外,2018年7月,国家税务总局要求各级税务机关增强影视行业税收征管,其中强调了“增强对影视企业和影视行业从业人员的税收风险分类管理,对中低风险和高风险纳税人划分接纳风险提醒、税务稽察等措施”。

 

那么对于影视文化行业龙头企业和一线高收入头部艺人而言,税收羁系力度将会大幅度提升,在范冰冰案敲山震虎的作用下,想必也不会有人敢隐匿收入、拒不申报、顶风作案吧。

 

约定税后酬劳“包税”条款普遍接纳实质并不违法

此前,有媒体曝出,民营企业家郭晓刚在“逃税、骗取贷款、挪用资金、职务侵占、贷款诈骗、条约诈骗”六个罪名的法院庭审中当庭举报曾为范冰冰代付66万税款

 

明星收入“包税”的问题也引发了普遍关注。以“包税”的形式约定税后酬劳也是影视文化行业惯常接纳的手段之一。 

 

在艺人签署的条约中经常会泛起“税后金额为XXXX万元”,即缴纳税款的为制片方,而非艺人,艺人所获得酬劳为税后净额。

 

这一种“包税”条款其实在商业条约中较为常见,也并不是为了偷逃漏税之目的而约定,故实质上并不是违法行为。

选择税收优惠地避税天堂霍尔果斯进退维谷

除了以上四种从操作方法上避税之外,另有一种是行使政策寻找税收洼地。对于影视文化行业而言,最为着名的就是霍尔果斯。

 

凭据霍尔果斯的税收政策,2010年至2020年间,在霍尔果斯新注册公司五年内企业所得税全免,五年后地方留存的40%的税将以“以奖代免”的方式返还给企业。

 

此外,当地政府还配套出台了企业增值税、员工的小我私家所得税、办公用房补助的多方面优惠政策。无论是上市公司照样明星的影视公司都纷纷看准这个政策机会在霍尔果斯建立壳公司。

 

然则,自2018年1月以来,霍尔果斯最先调整税收优惠政策。当地相关部门提出企业必须实体落地,凭据开票量规模的巨细,提供响应面积的办公园地,以及对应数目的工作人员,并给员工缴纳社保;已经享受到税收减免的企业,必须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用于在霍尔果斯的地方投资,投资类型包罗实体投资、政府投资、公益基金,企业可从中任选一种;另外,注册企业必须拿出开票量金额的1%用于缴纳保证金。

 

受税收优惠政策收紧、范冰冰案的影响,自6月份以来,有跨越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包罗了如徐静蕾、冯小刚等多位着名艺人担任法人或持股的企业。避税天堂在逐步消逝,依然坚守此地、正常运营的多为大公司的分子公司。

税负显著降低补税潮来临现金流将枯竭

对15家电视剧上市公司2015-2017年各年度所得税有用税率举行统计,可以发现自2015年以来电视剧上市公司有用税率逐年走低,2017年,行业平均所得税有用税率仅10.5%。

 

这主要得益于上市公司在霍尔果斯、横店、新沂、无锡等税收优惠地设立子公司,通过将营业利润转移至税收洼地使得所得税支出大幅削减。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运营相对规范,补税压力相对较小。然则,由于霍尔果斯所出台的“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用于在霍尔果斯的地方投资”这一政策,上市公司仍然面临着短期内大额现金流出的压力,这对于本就融资难、回款慢、现金流萎缩的影视文化公司无异于雪上加霜、釜底抽薪。

 

而曾经给上市公司站台的明星股东,现在也将成为打压影视文化上市公司股价的利器。在明星自查自纠补税风潮来临的第四季度,明星小我私家资产变现需求提升,而股票作为流动性极强的资产,将成为首先被抛售的工具。

 

以范冰冰此次补税为例,其小我私家所持有的640余万股唐德影视股票或将为筹措8.83亿资金而被抛售,唐德影视股价预期将再度走低。

 

同样面临明星股东潜在抛售压力的上市公司另有华谊兄弟、欢瑞世纪、现代东方、幸福蓝海等。

 

上市公司作为行业的领头羊和风向标,在此次补税潮中尚难保全,更遑论行业内其他中小规模公司。

 

现金流从何而来?补税压力下若何自救?

自有资金、催收回款、借贷、抵押、变卖资产,是时刻使出浑身解数了。

 

对于需要补税的影视公司而言,自有资金一定是最理想的选择。然则对于影视公司而言现金流重要是普遍现象,因此加大影视剧播放回款和分成款催收力度或可缓解一部门压力。不外在全行业补税的情形下,催收回款难度也会相对较大,究竟此时无论哪家公司都不愿意让资金外流。

 

借贷、抵押这两种均是通过债权的形式举行融资,对于影视这类轻资产的公司而言难度较大。然则明星小我私家可以接纳,将房产作为抵押向银行借款或可解燃眉之急

 

变卖资产的方式虽然听上去可行,然则对于公司而言,变卖资产意味着股权转让,其中涉及的谈判环节、买卖环节耗时较长,对照难以知足12月31日前完成补税的时间要求。对于明星小我私家而言,可变卖的资产最容易作价的就是房产,然则明星房产单元价值过高,成交难度大。

 

云云看来,影视行业公司若现在账面现金较少,在补税压力之下因现金流枯竭走向停业的将不在少数。

 

补税ABS金融产物能否救行业于水火?

有资金需求的地方就少不了金融,在范冰冰补税金额落地后,就有金融圈网友脑洞大开想出如下模式开发金融产物。

 

虽然有些异想天开,然则对于影视文化类公司而言,这种创新金融产物或许能够成为一条出路。

 

虽然此前传言的42%税率并未落地,然则自查自纠举行补税已经最先执行,在范冰冰8.83亿天价处罚之下,对行业的威慑力已经足够。补税也许将成为行业洗牌的劈头,现金流差、管理混乱、缺乏焦点竞争力的影视公司将最先出局。

 

对于明星而言,片酬限价、补缴税款也将大幅削减明星的资金实力,以后将再难看到明星一掷千金购豪宅、买上市公司、操作股价的情形了吧。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