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神令】因为电影排片票房才低?

  由周迅、陈坤主演,改编自热门手机游戏【阴阳师】,奇幻影戏【侍神令】在春节险些“隐身”。不外,由于【唐3】和【你好,李焕英】的竞争,其他影片的票房并不十分合理。我仍然对【侍神令】抱有期望。我悄悄希望由于影戏的排片,才让影戏的票房很低。

  这部影戏有120分钟长。原则上讲一个好故事就足够了。然而,看完之后,我的心却一片凄凉。这部影戏似乎讲了许多,但似乎无话可说。内里除了恶魔王国的壮丽景致外,没有其余器械了。

  【侍神令】不仅在春节档中败下阵来,而且外表华美,但情节过于朴陋。晴明,一个半人半妖的大阴阳大师,成立了。她住的地方离阴阳寮很远。她去了另一个恶魔场,和一群怪物签订了一个共同生涯的条约。七年后,魔王相柳的势力卷土重来,一场鏖战迫在眉睫。危急时刻,晴明为相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选择了成为一个拯救国民的恶魔,但他再也无法进入人世。

  故事情节也很清晰,善恶兼备的晴明最终选择了,赞美他放弃小爱完成大爱的善良和正义。影片似乎试图建构一个远大的天下观,从明确的运气出发,探讨善与恶、对与恶、倒戈与忠诚。然而,想象又回到了想象,对情节的详细控制就变成了另表象。

  不用说,陈坤饰演的晴明是整部影戏的灵魂,故事应该围绕晴明来讲述。然而,由于袁伯雅和沈乐进入这一群体,不仅叙事角度发生了转变,晴明的主导地位也被削弱,他的发展和蜕变在这一过程中受到了削弱。别样的生涯,却看不到任何的纠结、彷徨,而是自始至终的善良、老实、阳光而生,所谓的惆怅好像强加在别人身上。因此,梅强的悲剧晴明不幸是一个“背锅人”。这部影戏没有那么多空间来厚实他的个性和心灵。效果,他那不被别人明白和接受的悲凉运气,失去了人们同情心的泉源。

  【侍神令】中周迅饰演的百旎是晴明儿时的心上人,存在感很低。作为阴阳寮的领导人,她也是一个“事业型”女性。海报上的头号女主角成了“打酱油”的玩家。与晴明的联系也浮出水面。陈坤和周迅之间有默契,但我看不到晴明和百旎之间的火花。

  六年前,我还记得井柏然和白百何主演的【捉妖记1】那一幕,让我在影戏院里流下了眼泪。这也是一部奇幻影戏。【捉妖记】不仅有华美的视觉效果和诙谐的笑剧元素,而且捕捉到最感人的情绪表达。人与人、人与魔之间的情绪融会与碰撞,使三个简朴的人物在是非分明的虚幻天下里诠释了恋爱、友谊和亲情。另一方面,晴明与小妖的关系,或晴明与百旎的关系,缺乏足够的铺垫和沉淀。因此,他们的情绪是没有感染力的,这使得人们很难取代人与人之间的深挚情绪和人与鬼之间的羁绊。没有深挚的友谊作为基础,我们怎能拥有深沉的爱的忠诚,誓言追随,生死与共,我们又怎能获得我们注定要脱离的繁重悲痛?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记得人与魔共生天下里的怪妖,为了侍奉神灵,好比蝴蝶精、桃花妖、天谢归池、雪女;我记得魔域里五彩缤纷的庭院和怪妖市场;我记得那自然而帅气的阳光,那清凉而豁达的百旎之美,以及他们眉间各自的忧伤,然而,这一切却不尽相同。

 

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