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重生】对国漫产业具有与众不同的意义

  近年来,国产动画蓬勃发展,无论是话剧照样大影戏,都是人气兼备的。一时间,“国漫潮”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国漫领域一直被流传学者视为中国文化全球流传的重要途径。日本和美国的动漫产业引发了一个全球性的征象,这是动漫流传潜力伟大的证据之一。

  然而,随着国漫的制作手艺逐渐“赶超日本、逾越美国”,内容输出并没有取得显著成效。2021春节档的一部【新神榜:哪吒重生】是一个亮点。

  新哪吒的故事发生在一个网络朋克和中华民国遗产交织的空中天下。这里的淡水被龙王一家垄断,老百姓由于没有水喝而痛苦不堪。为了重新排列神的名单和加强龙族,龙王囚禁了淡水龙。

  故事以经典的哪吒闹海为起点,举行微调,使整体人物形象和念头加倍合理和充实。恶有恶报的哪吒,剥去鳌冰的皮,抽筋后,在陈塘关自杀,留下灵魂转世的痕迹,反抗龙王门的虐政。为了阻止哪吒的灵魂苏醒,龙王对哪吒十分小心,将其杀死。直到这部影戏的时空,哪吒用自己的气力“打败”了暴君奥光,最终夺取了水资源的使用权。影片的故事结构异常远大,3D特效也很华美。

  值得注重的是,整部影片除了主线中的“善恶之争”外,还穿插着众生运气与“求而不可求”的交织,体现了天下上没有完善的东西和作者对自然资源的关注。这部影戏试图在短短的116分钟内给天下上每个小人物一个怪异的生命。无论是尘女、报童、公职人员照样后勤人员,他们都有自己的生计意义和人生追求。另一方面,中国历史上的名著在大英雄小人物的苍凉中展现了中国文化怪异的哲学魅力。每小我私家生都有艰辛,英雄都是平凡人。

  中国古代英雄故事以“哪吒”、“大圣”、“白蛇”等一系列经典神话登上了国满的银幕,充满了生命力。资料显示,哪吒之魔童降世】曾以50.01亿的票房成就打破中海内地市场动画影戏的最高票房纪录,成为中海内地市场第一部动画影戏年。

  然而,早在哪吒上映时,就有指斥和质疑者指出,把哪吒塑造成小我私家主义色彩粘稠的英雄是不合适的。在“辨善恶”的泥潭中,“魔珠”与“灵珠”虽然存在着善恶身份的冲突,但最终照样以自己的意志实现了对不公平运气的反抗。强烈的小我私家英雄主义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它强调小我私家的创造力和自由意识,不受社会道德气力的制约。

  它在恶与正义的二元对立和匹敌中获胜,受到众人的崇敬和尊重。我们应该注重的是,这种价值观的流传有其自身的时代性和特殊性,但也有其局限性。若何突破西欧动画影戏创作的价值瓶颈,是国人影戏逾越传统超级英雄影戏结构必须面临和解决的问题。

  笔者以为,新哪吒和旧哪吒虽然都是通过龙王的野心建立起基本矛盾,但它们的文化内核和价值内核却完全差别。老哪吒向观众抛出的问题是若何判断善恶,而新哪吒则要在通俗人和自己之间转达超级英雄的救赎和选择。这反映了郭满对其所应转达的文化和价值的不停探索,回应了老哪吒被释放时的种种质疑。也正是由于这样的野心,使得整个剧情逻辑有点杂乱,女性角色的描绘也有点微弱。然而,这样的实验值得激励和一定。

  【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公布有着特殊的意义。它的目的不仅是海内观众,而且是走向天下的实验。它首次摆脱了中国古典文学与古典人物的简朴“周游”,实验在宏观意义上实现文化的杂糅。它的主要戏剧性矛盾一方面反映了西方小我私家英雄主义的执著与奋斗;另一方面又不拘一格,不把小我私家凌驾于家庭和国家之上,体现了传统儒家的“忧患与乐观”。就像赛博朋克和开篇中华民国遗风的混搭,故事讲述了一个中西文化融会的新哪吒的故事。只有这样的故事,才能让天下不仅看到中国优异的动漫制作手艺,而且领会、明白和热爱中国优异的传统文化。

 

0

评论0